首页 >  古风言情

恶毒嫡母还能洗白吗小说全文恶毒嫡母还能洗白吗第9章完整版分享小说在线

恶毒嫡母还能洗白吗 易快通文学 2020-09-08 07:57:10
  • 恶毒嫡母还能洗白吗第9章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

    推荐小说:恶毒嫡母还能洗白吗第9章

    恶毒嫡母还能洗白吗小说无删减全文分享免费完本推荐专栏

    点击阅读更多>>

恶毒嫡母还能洗白吗小说全文已被易快通小说导读网推荐阅读,书籍编号y6109989706,书名是《恶毒嫡母还能洗白吗第9章》,精彩不容错过,下面带你一起来了解一下恶毒嫡母还能洗白吗第9章分享txt完本下载:听说每一个虐文女主的背后,都有着刻薄恶毒的嫡母和冷漠偏心的父亲。简祯表示很不幸,她就是那个恶毒嫡母。...

恶毒嫡母还能洗白吗小说恶毒嫡母还能洗白吗第9章章节选读:

简祯被他墨色的眸子专注的一锁,心跳突然漏掉了两拍。

卫枢无疑是一个值得钦佩的人,他少时修齐,年长治平,不愚忠于皇室,不张扬于朝堂,不囿困于儿女私情,不疏忽于母亲妻儿。

她似乎明白了,对女儿千娇万宠的简大人,会欣然同意把女儿嫁给卫枢的原因。

大抵是,士大夫之间的对名士风骨的惺惺相惜吧。

可惜原身前半生得了父母兄长的千娇万宠,又有父亲为之择了一个难得的夫婿,竟也没有过好自己的一生。

究其原因,不外乎是原主没有足够的心胸与气魄,去与卫枢并肩同行,却又想得到丈夫的全部关注。期盼得不来回音,就发酵为了酸涩与不满。

简祯对于感情向来清醒,她明白不是所有人都足够幸运,能遇到灵魂完美契合的伴侣。

尤其是对于卫枢这样,居于庙堂之高,承载百年基业的实干家,注定要走上一条坎坷的入世之路。

他从始至终,需要的都是一个与他相互扶持,风雨同舟的携手人,而不是被金屋藏娇的美娇娘。

原身走错了路,错付了痴心。

简祯低叹,有些怏怏地回答他:我自是相信侯爷,唯您马首是瞻。

*

地牢里的空气粘稠阴湿,飘散着***气。

把着刀立在堂前的,是卫枢常带的护卫杜弑,来自西北边军的煞神。

他一脸凶戾地拿刀背挑了挑宋清扬的脸,感受着他脸上肌肉的颤抖。

宋清扬浑身血迹斑斑,被困在腐臭的刑架之上,早没了当初聒噪的力气。

你倒是硬气,到了如今的境地还是不说。杜弑盯着他的眼冷冷一笑,目露凶光,正待拿出看家本领让宋清扬挨上一遭,突然听见卫枢下阶的脚步声。

卫枢的步子照旧是稳,但神情并不似白日那般内敛。沉沉的眸子里暗自汹涌着激流,激得被绑在刑架上的宋清扬一颤。

他并不喜欢***,也不爱严刑拷打,宋清扬走过刑房一遭,肯老老实实听他问话就好。

杜弑拿了一张四脚高背凳子让主子坐下,他是习武之人,也不拘小节,一碗清茶都忘了奉,双目炯炯地看着主子审人,满心满眼地想学上两招,自己也不用每次都弄得那么费劲。

卫枢坐得极是端方,甚至还伸手抻了抻袍角,好似在高堂之上与人论道清谈,而不是处于这阴湿的地牢之中,即将压垮眼前人的防御。

他的声音不急不徐,语气温和,不动声色地透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意味来。

阁下湖州人士,远行多年,可思念家中老母与幼子?

宋清扬猝然睁大了眼。

母亲他们远在千里,卫枢如何知道的?

本侯没有日行千里的本事,不过是听闻杨大人家请了户湖州人士做客。

杨令仪正是太子门下的一颗卒子,谁能想到太子不过十三岁,就要把手伸到平宁侯府的内宅中来了呢?

太傅们每日讲经受文,半点也没教会他圣贤道理,竟琢磨出了这样阴毒的手段。

大人,卫大人,他们可好?我母亲与妻儿可有事?宋清扬急红了眼。

他本在湖州做绸缎生意,与妻儿老小也算安居乐业。谁知几代积攒的基业不知为何转瞬即倾,竟有京中人士找上门来,要他做祸害表妹的事情。

他也纠结,但妻儿老小总要吃饭,又不敢得罪那背后之人,只得照着他们的安排上了京。

他都这样认命的受他们摆布了,他们竟还做出绑了他家人的阴毒事情来?

你与虎谋皮,他们自然是落不了什么好下场。何苦火中取栗?

宋清扬痛苦地握紧了拳头:我自知染指别家内眷罪无可恕,愿以死谢罪,把事情和盘托出,求大人搭救我的妻儿。

你知道,本侯要听什么。

是,是。宋清扬忙不迭地答应。

我上京以来,在宝华绸缎铺栖身,那人每一月来一次,第一次便是要我想办法搭上表妹。

因着幼时的情分,薛姨娘便常出府与我相会,一来二往之下

随后不知那人用了什么计策,我竟成了侯府采买布帛的店家。薛姨娘她待我极好,是我对不住她。因着那人派下的差事,故意令林姨娘看到我二人私会。

薛姨娘害怕,我又照着那人的吩咐,拿藏红花给了她。林姨娘便去了,侯府里也闹得不可开交。

惊了她的那只野猫也是你们搞出的?

是,妙青也是他们的人。宋清扬知无不言。

卫枢按了按额角,把升上来的怒意压下去,他实在没想到,府中竟被人埋了如此多的钉子。

你们算准了,把一切都推在夫人身上?他握紧了椅子上的扶手,指节发白,偏偏,他还真的没有相信妻子。

简大人身居大理寺卿多年,他们意有所指,怕是在此。侍立在一侧的杜弑,声音带上了杀意。

卫枢闭目,再睁眼已是一片冷肃,犹如寒霜:太子心大了。因我把着军械处,岳丈又掌着邢狱,拉拢不成,便想杀鸡儆猴。

太子这般阴毒,若是即位,怕又是一个顺昌逆亡的夏桀。杜弑的话透着些阴森。

卫枢一笑,又恢复了平日的风光霁月:他不会有这个机会。动了不该动的,就要付出代价。

*

燕京的天气愈发的寒了,简祯正在抱着手炉昏昏欲睡,见卫枢掀了帘子进来。

他解了大氅,抖掉一身的风霜,坐到简祯的对侧。

侯爷,那宋清扬可查问出来些什么?自昨日她回来,这件事便挂在她心头一天了。

疑是受太子指示,意指平宁侯府与你母家简氏。卫枢答得干脆利落,顿了顿,又郑重地道:我中了计,竟写了和离书予你。是我过分轻率,抱歉。

他可以想象,如果不是妻子醒来后止住了乱局,又顺藤摸瓜抓住了宋清扬,卫家与简家必定剑拔弩张。

简祯很是惊讶,卫枢竟主动向她低头?

若不是原身性子的缺陷,这个局也未必能成,单是让人轻易引诱了薛姨娘,安插了妙青,就可以看出宗妇的不称职。

只是原身也早已怀着怨而去,为这个局付出了生命。她一时也不知道究竟该怪谁,只寄期望能公正地审判凶手,以告慰原身与林氏的亡魂。

侯爷不必对我致歉。简祯举壶为他注了杯热茶,我只想问问,您打算如何处理这一干人等?

宋清扬先关着,以待时机,以便重创太子。薛氏与其余众人,夫人处置便是。卫枢接了茶,感受着杯上递来的阵阵暖意。

妙青背主,没甚么可讲的,按家法处置便是。只是薛氏,还望侯爷不要赐她白绫鸩酒,送到底下的庄子里可好?

薛姨娘也是一个被轻易辜负了的可怜人,况且,她又是宜姐儿的生母。那个小姑娘不过两岁,腼腆害羞,她实在不忍叫她失母。

这话说得让卫枢侧目,她素来是看不惯姨娘的,也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,这么还肯为薛氏求情?

薛氏侍奉侯爷也有数年,又有了宜姐儿,也该念一念情分的。简祯很磊落地劝他,我现下明白了些道理,不会为着姨娘的事让侯爷不快了。

这下卫枢是真的很不快,她说出这话,分明是根本不在意他的意思。

他心下说不上哪里郁闷,只得道:你看着办便是。

简祯不晓得又是哪里冲撞了他,这人又做出一副沉沉的面色。她也不耐得再同他说话,心头默默地给卫枢盖上一个阴晴不定的戳,欲起身去处理薛姨娘之事。

等等。

今年西北不太平,陛下命我亲自押送军械,约莫需三月才能回来。卫枢看她欲走,急忙开口。

他莫名地期待她说些什么。

噢,妾知道了,侯爷注意安全,不必挂念家中。简祯公事公办地回答,心下松了口气,便宜丈夫不在侯府,她倒自在些。

卫枢气结,连一句等他回来都没有吗?

太子的事我已着人安排妥当,不会再有宋清扬这样的事情发生了。他固执地想听到简祯在乎他的话。

嗯,侯爷也请放心,妾会留心为您充填清白本分的美妾。绝对不会再有薛姨娘这样的事情发生了。

你卫枢实在是待不下去了,甩了甩袍袖,先了简祯一步出了屋子。

简祯摸了摸鼻子,她又***到了这人刚被绿到的内心,还是自己劣迹斑斑,卫枢不相信她会如此大度?

*

夜里又落了雪,飘飘洒洒的扬在空中,一派银装素裹之色。

卯时初,天光未明,平宁侯府便早早开了正门,送即将远行的男主人出府。

简祯极有诚意,一大早便起身在府门恭送便宜丈夫。

卫枢甲胄上身,身后一片烈烈的绛红,额前束了根两指宽的赤色抹额,映衬得眉目愈加锋利,端居于五花马之上,正在凝神听家将的禀告。

他似乎是心有所觉,扯了缰绳调转马头,如霜的黑眸正正好与简祯对上,微抿着唇,深深地瞧了妻子一眼,蹙着眉转过头来,打马出发。

简祯被他拿如深潭的眼睛一盯,半天没缓过神来。她不自觉看着卫枢迎着雪走远,连猎猎飞舞的绛红披风都渐渐瞧不清了,才收回远望的目光,看着地下凌乱的马蹄发呆。

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内容!

恶毒嫡母还能洗白吗小说仅代表恶毒嫡母还能洗白吗第9章作者观点,不代表易快通导读网立场。

二八小说推荐

二八小说排行

欢迎访问小说导读资讯网

声明 |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!

网站地图

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