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 古风言情

打死不离婚ABO小说全文打死不离婚ABO第12章徐总的想法阅读全文完本全集

打死不离婚ABO 易快通文学 2020-09-08 08:01:03
  • 打死不离婚ABO第12章 徐总的想法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

    推荐小说:打死不离婚ABO第12章徐总的想法

    打死不离婚ABO小说txt无删减分享资源全文推荐专栏

    点击阅读更多>>

打死不离婚ABO小说全文已被易快通小说导读网推荐阅读,书籍编号y6109988016,书名是《打死不离婚ABO第12章徐总的想法》,精彩不容错过,下面带你一起来了解一下打死不离婚ABO第12章徐总的想法全章节下载分享大结局:一次偶然,徐桓陵标记了俞抒,真正的噩梦开始……。噩梦结束,剩下的只有不甘和憎恨,浑身是伤的俞抒爆发了。...

打死不离婚ABO小说打死不离婚ABO第12章徐总的想法章节选读:

俞抒一夜没睡,脑子里反反复复的想着可行的办法,所有可行不可行,甚至是恶毒的想法都在脑子里冒了一遍,第二天去上课的时候黑眼圈跟画上去似的。

齐舫听俞抒说完,痛苦的捂着脑袋说:俞抒,你那么聪明的人,怎么会中了徐桓陵的圈套,连老底都被人家掀了。

我是关心则乱。俞抒顶着两个黑眼圈,哀怨的看了齐舫一眼:离新涂料上市不足一个月了,昨天那样的机会,我怎么能不急?

那你也不能瞎急啊,现在可怎么办?齐舫又是一阵连环叹息:以徐桓陵的性格,你以后是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。

我知道。俞抒有些纠结的抠着石桌,心里的想法不知道该怎么说给齐舫听。

昨天晚上俞抒一夜没睡,脑子里翻来覆去到了最后只剩下一个办法,可是这个办法俞抒只有三成的把握。

徐家能压住徐桓陵,或者说能说服他的,只有徐之廉。可是俞抒已经对徐之廉说了谎,再利用徐之廉,俞抒实在做不出来。

你是不是想出办法了,想出办法你倒是说啊?!

俞抒嗯了一声,坐直了捂着脸把刘海全都撩起来露着额头,等脑子缺氧的感觉过去才和齐舫说:我晚上回去就去找徐桓陵的爷爷,和他坦白,他如果愿意帮我,那就是最好的,如果不愿意,再说吧。

这也倒是个办法。齐舫听完也觉得可行。徐之廉心软,又喜欢俞抒,说不定会帮他。

俞抒失望的叹了口气,觉得心里压着的那口气越来越重,重到胸口都已经撑不住了,我一开始没有这么做,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俞氏的事情,让自己和徐桓陵的关系不那么僵,以后还好相见,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。

俞抒,你要是想从目前的困境解脱出来,就不要再喜欢徐桓陵了。解决了俞氏的事情安安静静过自己的日子,等过段时间和徐桓陵把婚离了,各自过各自的,别再牵扯了,你们两不合适。现在徐桓陵对你都,以后你两待在一个屋檐下,太尴尬了

好。

嘴上答应着好,可俞抒知道自己根本做不到不喜欢徐桓陵。

这一天的课俞抒又飘了一天,一个字都没听***,下课之后连去图书馆的心思都没有。

俞抒鼓不起勇气去找徐之廉,可不去又不行。回到徐家之后在徐之廉房门口徘徊了半天,才下定决心敲了门。

徐之廉躺在床上看书,见俞抒进来慈爱的笑着招招手:今天回来得挺早。

爷爷。俞抒在床边坐下,低着头不说话。

俞抒在想怎么开口,徐之廉已经看出他有心事,笑着拍俞抒的肩说:是不是有事求我。

俞抒惊讶的看向徐之廉,随即尴尬的笑了一下:爷爷,你怎么知道?

你这孩子虽然不爱说话,可是对亲近的人,有什么都容易写在脸上。

俞抒红了耳根,又对着徐之廉笑了一声。

说吧,有什么事情。

爷爷,说我想求你的事情前,我要先向你认错。俞抒收起笑脸,准备面对徐之廉的指责,心里别提多忐忑。

徐之廉或许会像徐桓陵一样,觉得俞家是活该,不愿意出手帮忙。

嗯?

俞抒把头几乎埋到了胸口,小声说:我同意和徐桓陵结婚,不单单是为了那笔钱。

为了俞氏化工厂的事情?徐之廉笑着问。

这已经是俞抒第二次惊讶,这次更是惊讶得嘴都合不拢。

你和桓陵结婚之前,我就知道了,当时你大哥去找徐桓陵被拦在门外的事情我也知道。

那爷爷你还?

我就是想看看,你的心地到底是不是我想的那样。徐之廉说:你想等结了婚之后找机会偷走配方我早就猜到了,但我也知道,桓陵不会让你得逞,他是我教出来的孙子。

徐之廉对徐桓陵的分析太准确,俞抒苦涩的笑了一下。

我就想看看你,在徐桓陵知道你的目的之后,你会怎么做。徐之廉握住俞抒的手,无言的安慰他,嘴上继续说:我猜你昨晚一定想了不少办法,是不是?你可能想到找准徐桓陵的弱点,威胁他交出配方,也想到用我威胁他。可能还想了擅自公布你和桓陵的关系,告诉媒体俞氏在等徐家提供原料,这样一来徐氏也不能独善其身,一定会被牵扯进这件事情里,这样就算徐桓陵不愿意,也不得不出手了。

徐之廉说的这些可能,俞抒昨晚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只是最后都觉得不可行,否决了,只留下了求徐之廉这一个办法。

因为俞抒觉得自己做不出伤害徐桓陵和徐之廉的事情。

爷爷。俞抒眨了下眼睛,眼泪不自然的顺着眼角就留了下来,我喜欢徐桓陵,所以我。

这次轮到徐之廉震惊了,震惊过后就是一阵得逞的大笑:好,好,你两有一个有心,就不怕这桩婚成不了。

俞抒:爷爷。

你家的事情,我会去找徐桓陵说,但是你得答应我,不管是倒追也好,怎么也好,你得让桓陵喜欢上你!

啊?俞抒简直是替徐之廉的脑回路跪了,这个要求也太奇葩了。

而且这个要求相比起把俞氏从困境里拉出来,只会更难。

可是俞抒别无选择。

我,我答应。俞抒无力的说。

等徐桓陵回来,我就找他,俞氏的事情我做主了。还有,明天让管家收拾东西,你们搬到市区的那套房子去住。

俞抒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,不能拒绝,也不知道怎么答应。

回到自己屋里,俞抒一个头两个大,趴在床上连动都不想动,把自己捂在被子里喊了一声。

答是答应了,可是追徐桓陵,怎么追啊,根本就不可能!

俞抒难得的选择逃避,暂时不去想这件事情。

徐桓陵一回家就被管家叫去徐之廉房间里,出来的时候黑着脸,走路还带风,上了楼看着俞抒的房间门快半分钟,才回自己房间。

俞抒听见了徐桓陵上楼的声音,就是不敢出门去见他,闷在被子里听着外面的脚步上楼之后有所犹豫,然后是关门的声音,就猜到徐桓陵此时此刻是什么心情了。

俞抒松了口气,感觉自己从来没这么卑鄙过。徐桓陵现在肯定对自己恨之入骨,连见都不想见一眼。

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,俞抒仔细想过之后,觉得这样似乎也值了,至少可以把俞氏先从火坑里拉出来。

徐桓陵坐在落地窗前的小沙发上,手骨捏得生响,想起俞抒就抑制不住怒火。

这个Omega一而再的挑战自己,是觉得有人在身后撑腰自己就动不了他?

徐之廉的话还在耳边回荡,徐桓陵想起一个字就心绪难平,对俞抒的恨意就加深一分。

徐桓陵想到了很多种防范俞抒的方法,却没想到他会去找徐之廉,而且徐之廉还那么坚定的要撮合别人谈恋爱。

本来以为俞抒至少没有那么无耻的。

徐桓陵从小跟在徐之廉身边长大,现在徐之廉久病在床,他的话不管什么,只要不是无理取闹,徐桓陵都会听。

这次其实也无异于无理取闹,可徐之廉把我这个老不死还能活几天都搬出来,徐桓陵还能怎么办。

俞抒这个人的人品已经摆在明面上,徐桓陵实在是想不明白,他要来徐家偷配方的事情都已经败露,徐之廉为什么还要护着他。

越是这样想,越是气。徐桓陵自己气了半小时,带着满身的怒火开车去见傅眠。

今晚约了傅眠在经常去的酒吧见,徐桓陵本来不想去,这会儿烦得只想出去待着。

上次见徐桓陵他还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,今天就像一个爆竹,一点就能炸,连头发丝都像是带着火。

你这久情绪变化很大啊。傅眠一边倒酒一边往旁边挪了一点儿,以免自己等会被徐桓陵的怒火波及。

徐桓陵转头瞥了他一眼,端起桌上的一杯酒喝了。这酒喝下去辣,还解不了烦。

酒吧里放着轻音乐,徐桓陵也觉得吵。

又喝了一杯,徐桓陵丢了杯子,站起来就往外走,傅眠赶紧跟上,问他:干嘛,出来了这么快就要走。

去游泳馆,走。

傅眠顿住了,望了眼四周,发现离停车场还有一段距离,要跑似乎也跑不掉。

今天这顿虐是逃不掉了。

徐桓陵有个破毛病,不大不小,但是很折磨像傅眠这样不爱运动的人。

每次徐桓陵心里不爽的时候,就喜欢叫上傅眠去游泳馆比赛,不玩儿比多少米和比谁快,比谁的耐力好。

从下水到其中一个人游不动为止,这个折磨才算是结束。有一次傅眠中途跑了,徐桓陵把人追回来丢进游泳池,在旁边守着直到傅眠脱水,才把他捞上来。

这样的比赛不常有,一年最多一两次,可是架不住徐桓陵体力好,傅眠一个beta,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输了之后,还要迎接徐桓陵的鄙视,这就让傅眠很头疼。

可傅眠不得不去。

徐桓陵就傅眠这一个最好的朋友,其他商场上饭桌上的那些,绝对不会真心陪徐桓陵纾解压力,傅眠很清楚。

得。傅眠认命的跟在徐桓陵后面,去了附近的一家游泳馆。

一场比赛下来,傅眠趴在泳池边上动不了,徐桓陵一只脚放在水里泡着,肩上搭着块儿毛巾等呼吸平复下来,心情总算是好了。

傅眠气若游丝的动了下手:折磨我也受了,现在说说在怎么回事儿。

徐桓陵不太愿意,最后还是咬着牙说:那个俞抒,和传言中一样,不止心机深,性格也很讨厌,爷爷明天还让我和他搬出去住。

他真的有那么讨厌?

嗯,和周闵嘉说的几乎一模一样,他和俞抒一个学校,听了不少和俞抒有关的传言。

那毕竟是听说,要我说,周闵嘉也不是什么好货色,和周琦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我一开始也不信,他告诉我俞抒把俞楚推下海的时候,我也觉得是无稽之谈,可现在,我不得不信,俞抒的所作所为,让我太失望了。

别忙着下定论,不管俞抒做了什么,可话从周闵嘉嘴里说出来,就要打折扣。

徐桓陵这几天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低着头想了会儿,确实是这样,才说:也是。

你和他毕竟都结婚了,以后最好能相敬如宾,不然你还想闹出个‘徐氏家长离婚’这样的大新闻?

这个徐桓陵确实没想过。

我一开始想的,就是把他当做一个和俞楚长得一样的人,放在身边看着也好,没想过要离婚。

傅眠哎了一声,你自己想吧,俞楚已经不在了,别弄到最后后悔。

我做什么事情后悔过?徐桓陵挑了下眉,很是不满的活动着十指的关节。

傅眠耸耸肩,对徐桓陵抱拳叹了一声,然后挣扎着爬起来去洗澡。

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内容!

打死不离婚ABO小说仅代表打死不离婚ABO第12章徐总的想法作者观点,不代表易快通导读网立场。

二八小说推荐

二八小说排行

欢迎访问小说导读资讯网

声明 |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!

网站地图

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